追蹤
被窩裡的悄悄話
關於部落格
幸福啦~實踐,成長,收穫,小少年與30+1的N次方共勉之,一起努力喔!FIGHTING!~樂
  • 333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一、在秋天的東京相遇


           
一、在秋天的東京相遇
「黃瑞秋妳給我起來喔,妳還睡!」方蕾萍在東京街道上奔馳的遊覽車裡,氣的瘋狂的搖醒坐在一旁睡個不停的瑞秋。「ㄟ,妳真的很沒有情趣耶,怎麼會在遊覽車上一直睡個不停,你不知道這也是重點嗎。」
「唉呦,好睏喔…。昨天看電視太晚睡了嘛…」瑞秋揉著惺忪的睡眼,不滿的喃喃道。
「你又熬夜,你看得懂日文嗎?」
「呼呼,只要是伊賀樹我都嘛懂。」瑞秋將雙手貼在雙頰,甜蜜的偏頭笑著。
「少裝可愛了,妳這個追星族。」看著瑞秋裝可愛的模樣,蕾萍推一推瑞秋的頭,不禁無奈的搖頭苦笑。
此時,導遊正用中文,告訴大家已經到達下一個景點,並做介紹,車上忙碌的塑膠袋聲音,看樣子大家這趟日本行可是收穫滿滿。
            
購物商場外的街道上,溫暖的秋天陽光,瑞秋忍不住的站在陽光下享受著午後陽光。
「看起來很享受啊?」蕾萍難掩大採購後的興奮表情,臉頰紅撲撲的。「來幫忙提一下。」
「買這麼多?」瑞秋幫蕾萍分攤一些購物袋。
「做人情啊,親朋好友同事都列表給我,我能不照辦?而且…」蕾萍得意的看著瑞秋,「我每個都賺五趴。」
「唉呦~這種事妳怎麼做得出來。」瑞秋鄙視的。
「我怎麼會做免錢的事,這不是太有辱我錢嫂的名聲嗎。」蕾萍吐了吐舌頭,臉上盡是得意的表情。
瑞秋兩手提著購物袋,無奈的聳聳肩,完全認同蕾萍的說法。「妳倒是看的很清楚啊。」
「那當然,還客氣咧!」
兩人相視而笑。
      
東京鐵塔的瞭望台上,瑞秋和蕾萍爭相搶著望遠鏡,玩的不亦樂乎。
「哈囉,妳們來東京幾天了?」一個操著日本腔講中文的男生親切的問著正玩著的瑞秋和蕾萍。
「我們來六天了,今天就回去。」瑞秋親切的轉頭看向說話的人,眼神不禁一愣,嘴巴張開卻只能發出單音。「啊啊啊…」瑞秋興奮的狂拍蕾萍。
「幹嘛?很痛耶!」蕾萍被打得很痛,火氣都大起來。「怎樣?啊…」蕾萍看著眼前的男子,也震驚的講不出話來。
瑞秋突然尖叫一聲,超HIGH的一把抱住眼前的這位帥氣的男子狂跳著,「伊賀樹!!」
伊賀樹尷尬的也抱著瑞秋跳著轉圈圈。
蕾萍尷尬的遮著臉低著頭拉著瑞秋。「太丟臉了,快放開,黃瑞秋!黃瑞秋!!」瑞秋依依不捨的嘟著嘴被蕾萍邊打邊拉的拖離手足無措的伊賀樹身邊,蕾萍還不停的抱怨,「真是夠了,很丟臉耶。」
「人家很喜歡伊賀樹嘛。」瑞秋還在吃迷狀態。
「妳的形象咧,丟臉丟到國外去,快道歉!」
瑞秋終於意識到自己正做了件丟臉的事,糗糗的嘟著嘴。對伊賀樹道歉「對不起!」
「沒關係,我們正好在錄影…」伊賀樹溫柔親切的擺擺手。
「錄影…」瑞秋喃喃道,突然覺得四周的都靜空了一樣。「錄影!」瑞秋尷尬的仰頭向天咬牙吶喊,突然全身一軟靠向蕾萍,「我要昏了我,過不久我會在網路上看到我的影像,我不能去參加樹版了,我會被追殺…啊~丟臉丟到國外去了…」
「現在才知道嗎?我也上鏡頭了耶。我真的會被妳拖累,妳知道我們公司有多少姊姊妹妹是伊賀樹的鐵飯嗎?她們一定會逼我把妳交出來…」蕾萍也是焦慮的表情。
「哈哈哈」伊賀樹爽快的哈哈大笑。瑞秋和蕾萍困擾又疑惑的看著他。
「怎麼了?很好笑嗎?」瑞秋皺著眉頭想著版友們可能會發出的追殺令。
「很好玩啊。」伊賀樹難掩笑意,「妳們的說話很好笑呢。我的FANS有這麼暴力嗎?」
「你在睜眼說瞎話喔,你不曉得有多恐怖!」瑞秋撇撇嘴看著伊賀樹不以為然的回應。「雖然我是你的粉絲,但我還是要說,得罪粉絲是件很恐怖的事情,比當藝人被批評還恐怖。喔,我要昏了我…」瑞秋扶著頭,「我要多久不能上噗浪啊!」瑞秋握緊雙拳糾結著。突然,瑞秋想起什麼「等一下,你們還在錄影嗎?」
伊賀樹用日語問著導演『還在錄嗎?』導演點點頭。伊賀樹無奈的看著瑞秋,「沒錯。」
「請剪掉好嗎?為了保障我們兩個的人身安全。」瑞秋比了比自己和疲憊的蕾萍。
「我會跟導演說。」伊賀樹體貼的微笑著。瑞秋和蕾萍不禁看呆了。
蕾萍偷偷的拉拉瑞秋的衣角,小聲的說,「伊賀樹真的很NICE,我也要做他的FANS了。」
「那當然。」瑞秋得意的笑著,突然小聲的湊在蕾萍耳邊說著「我看上的男人耶。」
伊賀樹耳尖聽到,偷笑著,又自覺的輕咳了一聲「可以接受訪問嗎?來日本觀光的感想。」
「好啊!」瑞秋爽快的拉著蕾萍熱情的點頭。
秋天的午後陽光輕灑在東京鐵塔上,醞釀著一種氣氛,就要爆發。
         
在飯店門口,旅行團團員們依序上遊覽車。
瑞秋坐上座位,伸了伸懶腰。「終於要回家了。」
「是啊,不過妳的收穫很大喔,和伊賀樹抱在一起。」蕾萍邊虧著瑞秋,邊點算自己帶著東西。「咦?我那盒要帶給大姊的沖繩苦瓜茶呢?」蕾萍翻找著。
「不見了嗎?」瑞秋也跟著翻找著,卻怎麼找也找不到「會不會在房間,忘了收進去。我上去幫妳找找好了,妳在看有甚麼漏掉的,打我的手機給我。」蕾萍邊急著翻找著,邊點頭,瑞秋趕緊跑下車。
「趕快下來,我們還要趕飛機呢。」蕾萍抬頭提醒著。
「知道。」瑞秋背對著蕾萍揮揮手,邊快跑下車。
      
瑞秋抱著苦瓜茶跑出飯店,卻發現遊覽車改停在馬路邊等她,趕緊快步走著要上車。才剛到馬路邊,突然遠遠的一陣騷動,朝這邊跑來。瑞秋好奇的看向騷動的來源,一名頭戴鴨舌帽的面熟男子,往她這裡衝過來,後面是一堆年輕女孩的尖叫聲。
「伊賀樹!」瑞秋一陣驚呼,也跟著往遊覽車的方向跑起來。
蕾萍感覺現場氣氛危急,站在車門口焦急吶喊著「瑞秋,快上車。」
瑞秋正要反應,伊賀樹卻經過她身邊,親切對她打聲招呼「哈囉,又見面囉。」
「是啊,這經常發生嗎?」瑞秋對伊賀樹主動打招呼,有些受寵若驚。
「恩,要不要感受一下,這個東京特色。」伊賀樹調皮的朝瑞秋一眨眼,後面有眼尖的FANS一陣驚呼,追的更急。
「呃!」瑞秋吞了吞口水,還來不及反應,就被伊賀樹一把拉住左手,帶著奔跑。「我,我要趕飛機,蕾萍!救我…」瑞秋的呼喊消失在街角。
      
「這是怎麼回事?」瑞秋坐在保母車上,無力又充滿著疑惑的看著對她微笑的伊賀樹。
「挺好玩的,是吧!」伊賀樹開朗的笑著,並遞給瑞秋一瓶水。
「ㄟ,你好像有點不太一樣?」瑞秋雙手接過水,邊看著伊賀樹感覺有些不對勁。
「怎麼不一樣?」伊賀樹帶著詭異的笑容。
「好像比電視上看到的還開朗。」
「這是我的本性,電視上要有王子的形象。」伊賀樹擺出王子的高傲。「所以,其實我比較自由派。」伊賀樹舒服的將背靠在座椅上。
「是喔,不過也感覺很好!」瑞秋開朗的回應。
「怎麼不像剛才會尖叫,我有點失望…。」伊賀樹調皮的看著瑞秋。
「可能是熟悉了吧。不過,我還是很開心能有這個緣分。」瑞秋露出幸福且滿足的甜美笑容,伊賀樹有些看呆了。「不過…」瑞秋焦急的看著錶,並沒注意道伊賀樹的表情,「我趕飛機,請你可以快點送我去成田嗎?」
「沒問題。」伊賀樹對著司機大田指示著,『大田,去成田。』
保母車疾駛在高速公路上。
        
「該怎麼辦咧?」站在機場內,瑞秋看著已起飛的指示燈,皺著眉頭思考著。
「飛機飛走了嗎?」伊賀樹不曉得甚麼時候戴著鴨舌帽,就是所謂的變裝的站在她身邊,把瑞秋嚇了一大跳。
「耶,你不是離開了嗎?」
「沒有啊,我一直跟著妳跑啊。」在鴨舌帽下的伊賀樹開朗笑容更顯得生氣勃勃。「妳現在要搭下一班嗎?」
「是啊。耶?…」瑞秋摸著身上找東西,卻是找不到的表情,「我的護照…皮夾…啊,在蕾萍身上,她怎麼不等我…」瑞秋充滿無力感,又有點生氣的盯了伊賀樹一眼。
「是我錯,對不起。」伊賀樹雙手舉起作投降狀,「妳先跟我回去吧,請妳朋友再寄護照給你就可以了,反正現在寄信很快。」
「你不是要把我賣掉吧?」瑞秋斜睨著伊賀樹。
「不會啦,我是明星耶。」伊賀樹焦急的揮揮手。「走,跟我回公司。」伊賀樹熱情的牽起瑞秋的手,瑞秋滿臉疑惑的看著伊賀樹。
“有點怪怪的…”,瑞秋在心裡對伊賀樹打了個疑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